<dfn id="ojxop"><button id="ojxop"><pre id="ojxop"></pre></button></dfn>
        <b id="ojxop"></b>

        <samp id="ojxop"><dfn id="ojxop"><thead id="ojxop"></thead></dfn></samp>
      1. <tbody id="ojxop"></tbody>
        <nobr id="ojxop"></nobr>
       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
        中國建筑施工企業協會
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城鄉規劃

        李稻葵談中國經濟:現在的股市是至暗時刻 最低點了

        來源:中國建筑施工企業協會
        0

          2018年8月8日至9日,由江蘇省蘇商發展促進會主辦的“2018 (第六屆)蘇商大會暨首屆蘇商全面高質量發展論壇”在寧舉行。以“四十而礪——改革者的再破再立”為主題,旨在總結江蘇改革開放40年的經驗、碰撞改革再出發的智慧,為蘇商邁向新征程支招,為江蘇高質量發展集聚動能。

          會上,著名經濟學家、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思想與實踐研究院院長李稻葵,談到中國經濟他講到:

          1、中國經濟處于轉型升級的正軌

          我的觀點是,中國經濟現在是走上了一個轉型升級的正軌,總體上處在一個向上發力的正確方向。為什么這么說?

          第一,中國現在統一的大市場正在形成。

          對中國經濟而言,這是我們轉型升級的一個重要的依據。

          我剛從安徽調研過來,離咱們南京近得很。而南京離無錫的距離還超過南京與安徽的邊界,安徽的人均GDP是江蘇的1/2,江蘇人均GDP是正數第一。這說明以前我們這個大市場統一的不夠,現在正在逐步統一,而有大市場之后企業才能做大。

          第二,中國整體而言,技術和產業正在升級。

          我給大家講一個客觀的數據,中國一年有700萬大學畢業生,120萬是工科畢業生。而美國《新聞與世界報道》已經連續兩年把清華大學的工科排到MIT前面,列為第一。

          去年12月,MIT學院的校董來清華,他們說這是MIT成立170年以來,第一次在美國之外開董事會,說要好好研究為什么清華大學的工科教育在很多方面超過MIT。我認為這是因為中國的工科教育,大量課程是真正工科技術,包括車鉗洗刨焊等。

          這樣培養出的120萬的工科畢業生,是咱們技術創新的底氣。

          第三,中國經濟的轉型升級在起步。

          雖然還需要改革創新,但總體上講,中國已經探索出處理市場與經濟的基本觀念,政府與市場關系的基本路數。當然這個任務并沒有完成,還要繼續改革,尤其是國有企業必須繼續改革。

          我剛從安徽回來,碰到一個傳統行業的地方國企,做得非常棒。它15年前成功的改制,49%的股份屬于內部職工通過某種方式持股,51%是國家持股,還是國企。自從這個改革以后,資產上升了300倍,這種改革是好的改革。

          好的國企改革的方法就是一定要按照既有的方針進行混合所有制,按照市場原則去聘用高管等去發展。

          2、去產能后經濟在回暖

          當前中國經濟是怎樣的狀況?從2016年第三季度開始,下半年我們開始往上行了,但是為什么上半年出了點問題?是因為很多具體政策調整的方向不對。

          來看中國經濟的各種指標,今年的上半年,只要是跟政府關系不太密切的經濟自發的一些指標都還不錯,包括民間投資增長速度,全國是8%。

          不過今年上半年,就全國而言,經濟自身的增長速度是回暖的。

          我注意到馬省長剛才講的重要數據,江蘇省民營經濟上半年繳的稅,同比上升20%以上。當然,這個數字需要一分為二,一方面說明大家稅負太重,另一方面,也是經濟在回暖的一個表現。

          稅收是順周期的,我們經濟學講:經濟好,一分稅收漲兩分;經濟差一分,稅收降兩分。

          為什么今年下半年開始經濟在回暖,停止了12—16年開始的經濟下滑呢?原因很簡單,12—16年,各行各業,尤其民營經濟在去產能。去產能導致連續52個月是負增長,負增長的工業指數,使價格下降,倒逼很多不好的企業退出。所以連續52個月的去產能,廣義上講,使得經濟開始回暖。

          但為什么上半年企業界朋友感覺過得不好呢?原因在于政府在落實中央大的方針上面,我覺得不到位。大的方針:三個精準、三大攻堅戰沒問題,但是落實得太粗放,太一刀切。

          兩件事。

          第一,財政上,上半年政策不是積極的。

          中央說要施行積極的財政政策,但上半年實際是收縮性的財政政策。為什么這么講?上半年全國財政收入上升12%,財政支出只增加了8%。

          而且中央的財政支出,往往是以撥代支。比如錢撥給清華大學了,還沒有用呢就算支出。所以上半年,國家的財政性存款跟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7千億。而本來中央是安排了2.3萬億的財政赤字。但上半年不搞赤字,還搞盈余,尤其是對基礎設施建設有直接影響。

          第二個原因在于去杠桿的方式。

          中央提出要結構性去杠桿,這個方針非常正確。因為中國經濟的問題不是說整體杠桿率太高,是杠桿的結構不對。

          中國整體杠桿不算高,整體債務加銀行貸款,占GDP260%,這個跟美國幾乎是一模一樣,日本的債務水平,國債加地方債/GDP,杠桿率是350%。但是問題在于結構。

          中央一年前提出要結構性去杠桿,把不良債務干掉。可是,今年上半年銀保監,一刀切,發了100多個文件,要嚴控總體社會融資總額。

          今年上半年,下降了2.3萬億的社會融資總額,其中主要是信托、銀行的委托貸款。所以有上市公司去搞質押。這相當于一個有癌細胞的病人,他要通過節衣縮食的方式去除癌細胞,你應該是靶向治療,把癌細胞去掉,而不是節衣縮食,減少吃飯。

          這個勁使反了,我認為應該保持宏觀金融的適當寬松。

         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講,我傾向于認為,現在的股市是至暗時刻,最低點了。當然股市的事咱不敢隨便講,太復雜,我只是從這個因素講中國上半年的經濟形勢。


        东方6十1走势图